• 2007-05-07

    好久没没记得清晰的梦了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qishuei-logs/5284582.html

     好久没没记得清晰的梦了,先是我们一车人在路上走着,我们要去见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,可能是个策展人什么的,路上我的2个同学想撒尿,说是想撒尿,其实是特别事的做法,想衬托自己与别人的不同,于是很奇怪,车成了相同的两个,一个继续缓慢的向前开,一个成为我和那两个同学的车,而且我们是并排坐着.


       说到这里,我好象想起前面还有段事,就是之前我们在同一辆车的时候,聊起了画画的事,一个画家怎么在树皮上画画发现了新技法的事,我也特别认真的拿出速写本画车两旁树的风景,都是些特别大的树,很有劲的扭着.


       恩,接着说我和那两个同学,我们的车停在了一个小超市的旁边,我说你们两个去厕所把,我等你们,他们就慢慢悠悠的去了.我跑到车外面,看见一个卖烧烤的,我想我们一会怎么追前面的车啊,他们也不来接我们,我开车又不行,我大脑里浮现出我手忙脚乱迷路的场景.


       这时两个同学出来了,坐到了车里,我想起来停车是要拉上手闸的,刚回头,车划出了好远,我喊着让那个同学拉下手闸.还好车停下了.
       我回到了车里,在车里上网,我打开MSN,发现早在线,我就问她,你是回家了吗,她说已经到家了,我想大家都已经散了,我也回去吧.
      
      在家上MSN,我和早视频,我觉得特怪,总觉得她住在北京似的就问她是不是住在北京,她说是的,刚好离我不远,我去了她家,她一个人住,一间大屋,我问她在北京做什么,她说在一商场里卖破壳的衣服,我大脑里又浮现出各种各样衣服打捆的画面.我在她家里试了下他们新做的衣服,我太胖了,都穿不下.然后早说给我看她的画,是一个系列,第一张是一个人在天上飞抱个比胳膊还宽的大饼,第2张是抱着大棒棒糖,第3张是3个人手圈成一个环抱着的大饼...


      然后她给我看了一个杂志的采访,这个采访特别逗,是印在半透明塑料的钱包上的,说到这会,我听到一个小孩的叫声,为了掩饰我自己的害怕,我也故意叫了一声,把早给吓坏了,她推开门看,隔壁的门关着的,朝右边看,是个阴森的公共厕所,我就问早,你的厕所在外面,你不害怕吗,她说不害怕,恩,我又呆了会,我想我应该回家了,早问我你知道怎么回去吧,我一想,根本不知道我住哪了,只记得打车没花什么钱,我和早说记得,然后拉开屋里窗帘,外面是昏黄的灯光,是个安静的小区,我都不记得我怎么来的,怎么出去了,因为这个场景我实在太陌生了.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兔子 2005-05-07

    评论

  • 我不是大人,文章有人已经有人发好了:)支持你们~!
  • 等等...原来您就是烟囱大人...!!!

    请帮忙在绿校做艺术在医院宣传吧...!!!

    OTZ链接不加也罢...理解...
  • :)有兴趣交换链接么?http://blog.poemlife.com/user1/tablelandw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