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uffnang_bid = "4533ec9d3fbd6e18341927c6859847aa";
  • 2004-07-29

    画画

        这段时间习惯了信手画一些东西,脱离了牛皮纸的自己好象方向多了起来,把画画完全当作玩,发泄无聊的东西了,觉得这样很好玩也很不安,偶然性的东西让我觉得很高兴,但是这样的作画习惯很难让自己在叙事上有长足进步,这就决定自己一旦作出画面上的突破就要让它为画面后的内容服务,稳定一个阶段。     这有点取决于自己的性格,犹豫不绝的性格,不能把力量总是放在一个点,这样作品..............